中铝网站群

行业资讯

经观社论|实现“双碳目标”从弄清峰值开始

来源: 经济观察网时间: 2021-04-07

碳达峰和碳中和成为这一段时间最流行的词汇之一。不论是资本市场的盲目炒作,又或者不问根由的鹦鹉学舌,哪怕只是当作一种时髦挂在嘴上——这都没有关系。对市场、企业乃至国民有关“双碳目标”的最初教育,很可能就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开始的。

如果说这是一个讨喜的开始,接下来我们要严肃地面对它。《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草案修改稿)》是这种努力的一部分。这部法规自3月30日开始公开征求意见。考虑到就此所做的其他准备,一个规范的全国性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呼之欲出。不过,先别急。要让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真正发挥作用,我们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简单说来,碳排放权交易是一套市场机制。它的前提是根据国家温室气体排放总量控制和阶段性目标确定配额总量和分配方案。就碳达峰、碳中和而言,首先要核定的信息是2030年碳达峰时的排放峰值。这个峰值既决定了从现在开始到2030年的排放量,也决定了从2030年到2060年,我们要付出怎样的努力才能实现碳中和。大致地说,基于这个峰值以及预期GDP增长率等其他约束条件,倒推阶段性减排目标,才可能核算出年度给排放重点单位的配额总量和分配方案。

因为行业和企业所获配额不同,排放水平各有差异,由此产生真实的供需关系和有效的碳价格。很显然,没有这个价格形成机制就没有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事实上这可以看做开展碳达峰和碳中和相关工作的起点。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已经将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作为任务之一,相关总量数据乃至分行业数据将是制定方案的基本依据。我们期望相关权威部门尽早公布碳达峰时排放总量等基础数据,相信这可以让市场更清晰地理解实现 “双碳目标”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只有清楚目标与现实间的距离,我们才能下决心背水一战,相应的政策安排也才能得到更多的社会认同。

如果以2021年为起点,不同技术水平、不同排放标准的企业和行业面对的压力是截然不同的。对企业来说,减排要么来自内部的技术提升和工艺改造,这需要企业持续投资,要么企业不得不因为多排放而为配额支付对价。如果碳价格持续上升,意味着减排压力不断加大。这个过程可能倒逼一部分企业加大环保投资,或者刺激行业的技术迭代。毋庸置疑,必然会有一部分企业因无力消化相应的投资和对价成本悄然倒下。

就目前机构的预测来看,实现“双碳目标”需要的投资是百万亿级的。我们要问这些投资从何而来。金融工具特别是绿色金融一定大有可为,还要考虑的是,我们如何提供足够的激励,让金融机构愿意参与其中,让减排企业更积极地投资。比尔·盖茨在其新著《如何避免气候灾难》中频繁使用了绿色溢价这个词。它衡量的是,使用零排放的能源或技术其成本比使用化石能源或技术的成本高多少。盖茨认为,实现碳中和的关键就是要尽可能低降低绿色溢价。

绿色溢价的降低有赖于持续的技术进步。新一代能源技术能否在未来几十年中为碳达峰、碳中和提供巨大的支撑?乐观地看,这可能意味着能源领域诞生类似微软和谷歌那样的科技巨头。在这个进程中,中国企业无疑拥有巨大的机会。


附件:
集团首页|企业简介| 联系我们 |成员企业|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4156号-1 京公网安备110401000017

地址: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北大街62号 技术支持:中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